当前位置:必发365手机登录?>?详细页

勇闯生命禁区 无悔青春献高原——记第一地勘院邢台分院青海项目组的故事

来源:刘洪艳 梁镒  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26日  浏览次数:

打印

  (一)

  刚放下背包,李鹏面对着青海湖优美的景色发出了感叹:“这里的景色美啊,空气清新,真令人心旷神怡!”

  李鹏的话音刚落,方少来就接过了话茬:“这几个月在家里憋坏了,在单位也没有意思,还是回归大自然的怀抱好。”

  “哈哈!是在家弟妹管得严吧,在这里弟妹想管也管不着了吧!”李鹏道。

  “鹏哥,你怎么净说实话啊! ”方少来笑嘻嘻的回答。

  “还是兄弟我好,你们哥儿俩都有嫂子管着!小弟我是自己说了算,谁也管不着。”冯虎跃向着这哥儿俩得意洋洋的说道。

  “好好珍惜吧,你这只‘单身狗’,看你还能蹦跶几天。”李鹏拍了拍冯虎跃的肩膀。

  (二)

  道路泥泞,暴雨夹杂着雪花,车辆陷入泥中。李鹏,方少来、冯虎跃三人在推车。

  “喂!喂……!什么鬼地方连个信号都没有。”李鹏一边与基地联系一边发着牢骚。

  “李哥,跟兄弟单位联系上没!天要黑了,现在联系不上,今晚大家就要在这里过夜了,车也快没油了!”方少来问道。

  冯虎跃对李鹏说道:“李哥,要不你们留在这里,我去附近看看,看有没有兵站或者牧民,请他们来帮大家一下。”

  “天马上就黑了,你一个人去了很不安全,这里是无人区,大家还是在这坚持一晚,等明天天亮了再想办法吧。”

  三个人与司机蜷缩在驾驶室里。“我有点冷!”冯虎跃说道。方少来摸了摸冯虎跃的头:“李哥,冯虎跃发烧了!”

  “发烧了!这可坏了! ”李鹏也摸了摸冯虎跃的头。

  清海高原平均海拔4000多米,在这样的环境中,一旦发烧会引发肺水肿,导致死亡。

  “嗷……嗷”远处传来了狼叫声。

  方少来带着哭腔说道:“哥,完了!狼来了!大家要喂狼了……”

  “把车灯打开!只能拼了!”李鹏一边说着给司机说,一边递给了方少来一把地质锤,两人紧紧的握紧,两人都在发抖。

  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,远处一束灯光照过来,发动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,狼跑远了。

  “你们是干什么的,怎么到这无人区了?”两个边防警一边下车一边说道。

  “大家是地质队的,陷车了。”李鹏回答道。

  “多危险!大家再晚来一会,你们就喂狼了!大家帮你们把车拉出来吧!”

  边防警帮着拉车,比较顺利的把车拖出来。

  (三)

  这几天,由于连续雨雪,方少来、冯虎跃与司机老郝被困在项目工地六天了,断粮了!他们用卫星电话和德令哈的相关人员联系,让送粮。但由于连日的雨雪,在德令哈的司机也不敢单独上来,于是跟司机老郝约定,双方同时出发,到哈拉湖两车汇合,然后一起往回走,这样相互之间能有个照应。老郝拿上卫星电话出门了。

  时间已经过去了9个小时。

  “按说来回九个小时的路,也该回来了呀,不会有事吧?”方少来站在门口一边向远处望着一边说道。

  “他们在路上的人应该更着急,大家只有耐心等待了。老郝是老司机了,不会有问题。”冯虎跃安慰着。“还有什么吃的没有,都两天没吃饭了!我饿啊!”

  “我也饿啊!能吃的都吃了,什么都没有了!要不你也学学红军过草地,弄点草根吃吧!红烧一定好吃,我也借光吃点!”

  “我还是喝点水上床躺着吧,今天老郝再不回来,明天,真得吃草根了。”

  天快黑的时候,“嘀、嘀……”两人一下子冲出帐篷外,熟悉的皮卡车缓缓开来……老郝几乎赤裸着,只穿着一条内裤和一双沾满泥巴的凉拖鞋。

  老郝冻得打颤,说话断断续续地说:“本来昨天晚上……能回来,结果他的陷车了,大家浑身弄湿了……也弄不出来,后来又去别的矿区……找救援,等把车弄出来……已经很晚了,加上大家……浑身湿透,不敢再走了,好歹……回来了,赶紧把火炉弄旺了,我冻死了……”

  两人把从车上下来的老郝紧紧抱住,眼睛湿润了。

  (四)

  想家是项目部组员们的共同话题,也是大伙聊着聊着就散了的话题。想家,就好像饮一壶清甜的青稞酒,沉醉其中,不经意间便上了头。

  “唉!好几年了,都没有给老婆过过一个像样的生日,今天她生日,得好好表白一番”李鹏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老婆的电话:“老婆,下班了吗,你在哪里啊?”

  “孩子发高烧,我在医院里给孩子输液呢!”

  “孩子怎么样,不要紧吧!”

  “不要紧,孩子输输液就好了,你放心吧!你不要担心,家里的事有我呢,倒是你在外面很辛苦,要保重身体,对自己好点,不用担心我和孩子……”

  李鹏张了张嘴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,一行泪水在不经意间滑过了他的脸颊。遥望着家乡的方向呆呆的出神。

  远看是逃难的,近看是搞地质勘探的。由于工作的特殊性,地质工编辑,没有办法花前月下的谈恋爱,只能通过无线电波倾诉衷肠。

  冯虎跃激动的拨通了女朋友的电话,兴奋的问:“现在邢台热不热,大家这里很冷了,已经需要穿棉袄了…想我了没有!”

  “我想告诉你,与你相识是美好的,但真正的成为地质队员的恋人后,我才了解到了那份痛苦,每当我看到别人花前月下时,我无法忍受那份寂寞和孤独,所以惟有希翼你能找到更合适你的人,对不起。”电话忙音中断掉了。

  冯虎跃表情异常痛苦,拿起了一瓶啤酒一饮而下,眼泪无声的流下。这是他分手的第3个女朋友了。

  国庆节这一天,方少来高兴的拨通了老婆的电话:“老婆,国庆去哪里玩了,高兴吗?”

  “去哪里玩也是人家一家三口,我一个人形单影只,能高兴起来吗?咱们结婚这些年了,你总说项目忙走不开,就你忙!我都33了,都是高龄了,再不怀孕……”电话里传来方少来妻子的啜泣声,在啜泣声中妻子挂断了电话。

  李鹏来到了方少来、冯虎跃的身边:“来,哥几个,今天过节,让大家一起祝大家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!”三人的酒杯紧紧的碰在了一起。

  “酒喝干,再斟满,今夜不醉不休……”远方传来了这首带着沧桑的歌曲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